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給不了的祝福

那天早晨,我躺在床上,聽見一群野畫眉在窗子外邊聲聲叫喚……

我懶散地伏上窗臺,似想著那一片帶有壯觀景象的畫眉,在一棵棵枝頭盡興地歌唱。想著,想著。才略顯陰涼的感覺到那一股從窗外溜進的水汽,一點點堵塞了我的毛孔,寒意滲透了血液,刺激了我睡意的雙眼。於是乾脆睜大眼睛,使勁地用鼻子嗅氣,才發覺窗外三三兩兩的畫眉聲,被厚厚的水霧遮掩,餘下的是那一幅猶如被水浸泡的水墨畫,朦朧,卻略顯遠方有湧動的生機。

窗外的畫眉,依舊在枝頭叫喚,我似想著那在我意向中的畫眉都在,黃的,綠的,都不認輸的呼喚著這一季的幸福,可此刻的我,卻倍感失落,不是因為聽到畫眉如此歡快而失落,失落的是因為自己沒有能力去看清,只能借著朦朧的斑點,去發現野畫眉,心中的那份幸福!

於是,轉身,乾脆閉上了眼,只用聽覺去刺激敏感的大腦,讓野畫眉的聲音,在心房中蕩漾,蕩漾……

我看到了枝頭那一群群油光閃閃的畫眉,看到了它們正正視著陽光,昂著嬌小的頭,對著天空歌唱,雖不知它們唱了什麼?但願會是鳥世的嚮往!有時,它們和諧的剝弄著同伴的羽翼,有時,像是在爭吵,吵著吵著就拍弄著翅膀,然後雙雙飛去,再也沒有回來!旁觀的畫眉,只是凝視著,一副高傲的模樣,略顯有幾分得意的跡象,也不知道,這樣的一切,會被誰收入眼下。正是它們,留下了一陣陣清晨中最純美的叫喚,那聲音似水嬌柔……正當我依偎地陶醉在此,寧靜被隨後的槍聲打破,只見枝頭落下的那只,似秋日裏風中的孤葉,沒有享受完秋季的枯黃,卻無奈與世長辭,可悲可泣,遐想至此,我故弄袖口,裝擦拭淚水,以示對它的敬意,隨後的槍聲依舊,倒下的會是有一個新的生命,它們的無辜,我追悔莫及,只是心裏暗恨,那發槍的來源者,會受到上帝的懲罰,惜不知,眼淚如輕垂眼角的水露,一點點滴落。

環顧四周,枝頭寂靜,倖存的畫眉已經遠走。細看,惟有兩只在枝椏靜靜地站著,不知它們為何還站著,是為了雙方,還是在等待什麼?

此刻,有一股溫度,下意識的踩在我的臉上,而且越來越熱,我睜開雙眼,已發覺,水霧化作枝頭綠葉端的那滴,正在某個時刻學著滴落,畫眉聲依舊響著,隨著聲音看去,那個低矮的枝頭,站著的不是那兩只僅存的畫眉嗎?它們飛出了我的心裏,進入了我的眼裏……

畫眉依舊站著,畫眉聲卻越來越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