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那張臉

 習慣性的看了一眼書桌上的鬧鐘,已經23:45分了,再過不久就零點了。不知曾幾何時,我越來越喜歡在半夜三更萬籟俱靜的時候,坐在電腦桌前敲打著鍵盤。朋友說,我越來越像夜貓子了,我不可否認。朋友也說,那麼晚睡,小心遇到鬼啊,我一笑置之。我是個無神論者,對於鬼啊,神啊這些東西,都不屑去瞭解,因為我認為這個世界根本就沒那些東西。
  
  我滿意地環顧四周,僅僅花了一天時間,我就把這個新租的房子佈置一番。這個房子很大,但離市區有點距離。這對於我這個作家來說,可是個不錯的選擇,我就是要清淨一點。“滴滴滴,滴滴滴”,零點了,現在正是我狀態最好的時候了,我起身倒了杯咖啡,開始創作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抬頭看見鬧鐘還指著12點那個位置。也許是沒電了,我想。我拿出一顆新電池換上,鬧鐘依舊停止不動。“難道是壞了?怎麼可能,剛買不久就壞了?”,我嘟囔著,看了看電腦上的時間,也是00:00,而手機也同樣是00:00。這下我真的迷惑了,怎麼搞的,鬧鐘壞有可能,怎麼電腦和手機也不行了?就算不行,都那麼湊巧嗎?竟然三個都壞?
  
  就在我迷惑的時候,QQ上來了一個消息。是個陌生人,名字是“那張臉”,我輕蔑地笑了下,真是幼稚。同時也覺得很奇怪,我的QQ已經設置成不加任何人,那麼,他怎麼出現在我好友名單中?我點開聊天框,問道:“你為什麼在我QQ裏?”,他說:“你怕鬼嗎?”。我對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一點也不感興趣。於是,就直接不客氣地說:“如果你沒有事的話,我加黑了。”
  
  他依然說:“你怕鬼嗎?”我不耐煩地直接把他拖到黑名單裏去了,這個不速之客已經打擾到我了。然後我就把QQ關上了,繼續開始創作。
  
  這時,我看到電腦屬性欄上有出息聊天窗口。奇怪,我記得我把QQ關了,怎麼還有聊天窗口。而且,那個窗口不停的發來消息,依舊是:“你怕鬼嗎?”我憤怒地把聊天窗口關上,可是,關了又出現。我以為電腦卡了,於是就重新啟動。開機後,沒想到,那個聊天窗口又出現了。
  
  那張臉還是再問:“你怕鬼嗎?”我不由得一陣惱火,很快的回復:“你很吵啊!”我想,也許這樣他就不會來煩我了。果然,再也沒有消息發來了。我不屑地笑了下,心想,還有點自知之明嘛...
  
  我喝了口咖啡,戴上耳機,開起酷狗,想聽下優雅的歌聲平復下心情,這時,歌曲列表上出現了“那張臉”。我詫異的看著那首歌,這時,耳機裏傳來一個女人的恐怖又淒涼的聲音,“你怕鬼嗎”。這個聲音不停的重複,我憤怒的丟下耳機,又聽那個聲音從音箱裏不斷的傳來,在房間內亂躥,一聲一聲地沖進我的耳內。我把電腦音量關上,可是,聲音還是能從音箱裏出來。
  
  一切都那麼詭異,可是我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不停地大喊:“怕什麼怕!!!!有什麼好怕的!!!!!”
  
  這時,四周都安靜下來了,聊天框又出現了,上面寫著:“那你低頭看看你的桌下。”我低下頭看了眼桌下,一張臉赫然出現在我的桌下。一雙空洞又黑的眼睛,有許多的蛆在上面扭動著它們肥大的身軀,臉上零零散散的缺著皮或肉,而且有許多碎肉掉下落在我的拖鞋上。我嚇的大叫,從椅子上掉了下來。這時,那張恐怖的臉張著嘴,陰森的說道:“你不是不怕嗎...”
  
  我大叫地醒來,發現什麼事都沒有,而鬧鐘上指著23:59,手機和電腦也是。原來我剛才是做噩夢啊,我長噓了一口氣,喝了口咖啡。關了QQ,準備開始寫文章,這時,螢幕上出現了聊天框,一個叫“那張臉”的網友發來消息,說道:“你怕鬼嗎?”
  
  我又一次尖叫起來了!
  
  一個星期後,我被人發現了。因為屍體腐爛發出的臭味引起了鄰居的注意。員警來到現場,看到一具屍體上佈滿了蛆,死因是因為被嚇死,這讓法醫費解不已,而屍體旁邊也有許多死很很久的蛆,這也讓法醫感到疑惑。而通過員警調查,死者曾在出事前那晚,大叫“不怕”之類的話,以及很大聲的尖叫,所有讓鄰居們印象深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