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日本震後家園”斬獲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金獅獎 [打印本頁]

作者: earsowwn1235    時間: 2013-2-16 10:49     標題: “日本震後家園”斬獲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金獅獎

■ 第13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揭幕
■ 尋求建築和普通生活的“共同基礎”

最佳國家館金獅獎由日本館獲得,總策展人伊東豐雄(右二)。




當地時間8月29日,在電影節吸引全球目光的同時,水城威尼斯也迎來了第13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在通往軍械庫(ARSENALE)的入口處,漂浮著一座水上電影院,這座電影院由著名建築師奧雷·舍人應邀設計,將正在此處舉行的電影節和建築展作出某種完美的勾連。事實上,本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主題就是“共同基礎”,總策展人、英國著名建築師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借由這個主題給出了自己對於當代建築的看法,他把當代的明星建築師和免稅商店裏的香水品牌做類比,稱他們是被“單一而孤立地擺在貨架上的”:“建築師這個身份和我們自己以及普羅大眾之間沒有共同的基礎。”
  
在過去的二十年間,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始終被大牌建築師和巨型專案的光環所籠罩,但是隨著時間的更迭,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組織者也意識到,展覽內容和建築面對的對象之間的關係日漸遙遠。而這正是奇普菲爾德想要打破的。在當地時間29日中午,雙年展評選出了兩座金獅獎、一座銀獅獎和四座提名獎,幾乎所有的獲獎專案都以普通人的生活為設計對象。其中,由建築大師伊東豐雄策展的日本館關注日本震後的普通人的居所,斬獲最佳國家館金獅獎。由知名建築評論家方振寧策展的中國館以“原初”為題回到建築本質對“共同基礎”這個總策展主題作出回應,對中國館歷來的展示形式作出了突破,但和普通人生活之間的關係仍遠,或許是惜敗的原因之一。

現實和公共性成關注焦點
  
建築大師伊東豐雄策展的日本館以“眾人之家”(Home-for-all)為主題,展示一系列出自日本年輕設計師之手的設計專案,包括乾久美子、藤本壯介、平田晃久以及攝影家?山直哉的作品。這些專案圍繞日本震後臨時建築而生,提出地震災難一年後建築為災民提供住處的能力的問題。同時,伊東豐雄也發起了為這一地區被迫遷移的人們創建更好住宅的國際運動。在日本館中,所有的這些震後家園設計模型都被放置在一個一個樹樁平臺之上,和展廳中間的木質欄杆互相呼應——一切毀於自然而又重生於自然。整個展覽的呈現方式以及隨著展品呈現的當地居民的故事都使得展館“獨一無二,而且和普通觀眾有著切身關係”,整個展覽所體現的人性也打動了評委。
  
“日本館獲得最佳國家館金獅獎,它抓住了‘共同基礎’這一主題的精神,在整個展覽中,國際頂尖建築師伊東豐雄組織年輕的日本建築師一起,用一種實際而又充滿想像力的方法針對這個被重大災難摧毀的地方出謀劃策,最終設計出一個新的社區中心。”組委會評論說。
  
最佳專案展覽金獅獎則被授予了由Urban Think Tank 和賈斯汀·麥克奎克(Justin McGuirk)策展的對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非正式垂直社區的探討專案“Torre David / Gran Horizonte, 2012”。Torre David曾經是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一座高達45層樓的商業摩天樓,但是在一場經濟危機之後,建設被擱淺,這座未完成的摩天樓逐漸成了一座垂直的貧民窟,一些無家可歸者和流浪漢聚集在此。此專案的策展人研究了在這座廢棄的摩天樓附近出現的嶄新的社區形態,而整個展覽的形式則被演繹成一座委內瑞拉風格的餐廳——沒錯,這裏可以喝酒吃飯,最重要的是在這座餐館的牆壁上佈滿了這個社區中的人們的照片和故事。這一展覽的形式顯示出一種對當地自發社區形態的尊重,這處咖啡餐館更像是社區的公共角落,將所有Torre David地區的居民聚集到了一起。
  
“建築師們認識到這個專案轉化的力量。一個非正式的社區憑藉某種非法的本能通過佔領Torre David而得到了自己的家園,同時也為此處建立起了新的身份。”組委會對策展人對非正式社區的發掘和認可感到欣慰,也對在這樣的社區中呈現出的被廢棄的建築的力量感到驚訝。
  
在此外的四個特別提名獎項中,來自美國的展覽“自發參與:為公共利益而做的設計”也是基於當地社區而作。而以現實問題、社區為主題的展覽得到組委會的垂青並非巧合。在接受採訪時,總策展人奇普菲爾德就明確表示,威尼斯不是為了展示“哪個建築師最當紅”,他認為對於公共空間的考慮應該被放置於建築日程的最上方,而那些單個的建築體如歌劇院、劇場和博物館則是第二步的。“為什麼不想想公共房屋?為什麼不想想那些辦公樓和更加平凡的建築?那些實際上更加困難。”奇普菲爾德說。
  
為了填滿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的巨大空間——巨大的軍械庫區域、一系列曾經的海軍棲息的建築還有臨近GIARDINI島的主場館,奇普菲爾德此次邀請了103位建築師、藝術家、攝影師和學者共襄盛舉,光國家館就有55個之多。在其中,不乏一些如雷貫耳的建築界翹楚,比如諾曼·福斯特、紮哈·哈迪德、雷姆·庫哈斯、阿爾瓦羅·西紮、彼得·卒穆托,更有來自奇普菲爾德祖國英國的40位建築師抱團參展。但是,奇普菲爾德禁止參展者為了商業推廣簡單地展示自己最新作品的模型。“(威尼斯建築展)是關於建築,而不是建築師。”他說。

中國館的現實之辯
  
今年的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中國館由著名建築評論家方振寧策展,五位建築師和藝術家的作品的呈現形式簡潔抽象。在此前接受早報記者採訪時,方振寧這樣解釋展覽本身和中國現實之間的關聯:“有些人認為我的這個策展方案沒有體現中國的現實,但我覺得中國的現實就是要和真正的國際性的理念接軌。而所謂理念就是對最本質的問題的關注。”本屆中國館展覽的主題確立為“原初”,“原初”,就是“原先”和“初始”的意思。“我們引用‘原初’這個概念,是試圖尋找記憶和物質的起源以及世界初始的思維圖像。也就是追憶最開始你是怎麼構想的。”方振寧說。
  
事實上,這樣的展覽形式也為今年的中國館贏得了國際媒體的關注。在《衛報》列出的本屆威尼斯建築展“亮點”圖集中,中國館五件作品之一、建築師邵韋平的“序列(Cluster)”的圖片赫然在列。這一橫跨中國館上部的長達22米的白色圓形裝置,實際上是以切片的方式,把一個基於莫比烏斯圈的原理而做的建築設計概念模型做線性的展開,將其原本由紙片首尾扭轉半周後相接的圓環切開拉長。這也是對其作品鳳凰衛視大樓創作理念的一次追溯。面對為什麼再次將圓環切開的問題,邵韋平認為:“根據環境而進行意識的演變便是我所理解的‘原初’。”建築師王昀的裝置“方庭(Square Garden)”則由36個白色和鏡面方體的矩陣組合成正方形的庭院。來自湖南長沙的建築師魏春雨的“異化 (Variation)”,則是通過物體的變異來體驗時空的變化——一個長方形的桶,被截成多段,從最開始的突兀的岩石到最後光潔的不銹鋼,用各種材質表現人類初始的材質和當今材質之間的延續、關聯和斷裂。
  
此外,互動性也成為今年中國館的一大特色。女藝術家陶娜的“天闕 (Palace in the Sky)”是用馬賽克小方塊組成的三層繪畫,觀眾們可以拿走馬賽克,等到第一層都拿光之後,就可以看到第二幅畫——第一幅畫是穀歌上看到的中國,第二幅是火星,第三幅則是銀河外太空。藝術家試圖通過“天闕”這種對地球的讚美來喚起人們珍愛自己的家園,同時也是對現在的環境破壞的一個極大的諷刺。空間設計師許東亮的互動燈光裝置“光塔(Lightopia)”則是用1米乘1米的紅色的LED板加以拼接,紅色的光點在其上閃爍,讓人想起史前人類賴以生存的篝火和星空。
  
事實上,試圖用簡潔、抽象的語言來回應現實問題的展館並不只是中國館一個。但似乎對於具體現實專案、當地歷史內容的簡潔、創意性地展示更受到評委會的青睞。
  
在此次展覽中收穫極大關注、並最終獲得提名獎的俄羅斯館也是其中翹楚,而且其將互動性變成了展覽的主要方式。名為“i-city”的俄羅斯館用一個拱頂建築作為展廳構架、二維碼圖形作為牆壁和地板的內飾,而所有入內參觀的觀眾都會被發放一臺iPad,當將iPad對準任意一張二樓的二維碼圖片時,就能顯現出一座俄羅斯科技新城的設計片段。這個科技新城位於莫斯科城外,將於2017年建成,到時將足以容納500家IT、生物、核子物理、能源和空間技術公司。而同時,參觀者還可以在一層看到俄羅斯科技城的歷史——在冷戰時代,從1945年到1989年,蘇聯擁有60多座秘密科技城,但它們普遍不為人所知,就像它們不存在一樣。用平板電腦解密科技新城這一行為本身,也帶出科技城在冷戰時期的秘密面貌,對比如今新城設計的開放和公開。對於具體專案的抽象化展示,使得這個展覽得到評委會的盛讚,“這個展覽把我們每一個人都變成了數碼間諜,對俄羅斯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作出了辯證的展示。評委會被這一神秘之旅的魅力折服。”

第13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8月29日-11月25日)由大衛·奇普菲爾德(David Chipperfield)策展,主題圍繞“共同基礎”展開。目的是為了促使遊客及參與的建築師意識到啟發大家日常工作及生活的各方面靈感及影響因素。




歡迎光臨 雨櫻花♬休閒網 (http://pchoe.info/)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