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爾境欲心

情緒滴打了雙眼,腳下的路莫名虛空,猥瑣著堅強的踩下人生程式的一步又一步!如果選擇是該有的境繁和難忘,我願是麻痹的無所欲念,丟掉人不該有的情愫,然後面對這個時候的天空,無論是漆黑還是深藍,亦或白的了無所有,我願放去我所有行囊,蕩然大聲歌棄。

時而靜靜而呆,站在二十年蹉跎時光的角落,拼湊著記憶裏的十字方塊。思緒常常沉澱著一些疼痛的記憶,一束陽光透過命運的水晶刀,射照得我眼睛什麼都看不清,模糊的只剩下人殘有的感覺,而唯一指導著我方向的手,也卻無能為力的握不住我手上的任何一件東西,顫抖著瞎子般的禿廢和墮落,一句不甘心也代替不了什麼。我憎惡這種落寞的感覺,不爭氣的只是用這帶著青色陽光的刀,一次次的刻向我回頭的腳印,素不知拖著的只是一場帶淚的歡樂、一場帶著紅色的斑斑影子,擇演著人生騙局裏故事的精彩。我只是帶著和路人一樣的面無表情,經過著和這個世界的人一樣的劇本,華麗的穿上和他們一樣的上衣,拖著謂所絢麗無比的上衣,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和他們一樣沒心沒肺地哈哈大笑,虛意過著開心的一天然後的一天。

笑過以後才能知道笑有多痛,那個記憶裏的背影轉身的那一刻起,青的年華就註定定格。誰能知道關於你的故事,就算知道那也是站在你的故事外看你,這個世界根本沒人能代替你繼續你的曾經和現在。如果有天你遇到和你一樣的人,記得憐憫眼光別對著那個人,因為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更別說些你自以很懂的大道理乃至這人生給他聽,當你走出這痛定著的痛的時候,你才有資格和那個和你一樣的人說話。這世界就是這麼樣,別跟誰談誰的悲傷,別帶著可憐的面容換取別人的同情,你的悲傷和這個世界一樣髒,所以誰都沒資格說誰。回憶並不能重疊與有關的幸福。痛成了你唯一擁有的東西。記憶裏那個念著註定悲傷痛苦一世轉身的背影,然許miss our shadow ;卻grief and sorrow is shadow,成了天空永遠畫著空白的痕跡,青春便好像也定了格。若不曾的再見已經很久很久,何必苦苦又等,只是不想讓指尖滑透所有的眼淚,再見即則永別。

只願,在天各的那方的幸福與快樂,希望與你有關,僅此而已…

四百八十多個日子,不離不棄,四百八十天的四百八十個幸福時光。此生唯念的摯愛。既便告別亦或繼續,痛即如此,默然無賴。

別了。

記憶裏不知何時燃起的熊熊烈火,?然而空僚的斷卻,渾噩著美好的開始,然後殘缺激越於火的外焰後戛然熄滅。夢折疊著了現實,即便恍然如此,但夢的美好從未結束,就像人還活著,前方即便未知和朦壁卻也有方向,腳依然配奏聲音,一步…一步…然後又一步。我執念,執念著還有一天,沒有雨裏一樣的傷悲,不讓我的這夜裏一樣的眼淚,滴答了所有的餘燼的潮水,風平浪盡來詮釋我安靜的繼續。如果既成替換著如果,瞬然幻境,過往繼承著隨風,就像一點塵埃,還能怎麼辦的飄然落定。期盼是這世界唯一疼痛的兩個字,有一天若刻在心裏去了,別想太多,何必暗然傷神,緊閉雙目,然後去感覺這個世界怎麼樣,只是錯落的世界答案都那麼簡單。你就是存在這個世界黃昏與晨曦的交界點最低的一端,生活是對著活著的人,站不起了我們至少還可以爬,得爬的像模像樣。若成一天你跌倒,或是你從未曾變過天生根本的老樣子,更或許別人眼裏你就那麼小點,有人說你好賤;沒出息,有人說你廢物;垃圾都不如,記得聽習慣了,你無法忍受了以後,哪怕你耳朵都快聽不見了,記得;記得就把他們的話和他們的骯髒嘴巴,當做是對你來說空前絕頂的一個屁,點燃它,慢慢的把這些放上你的天空,然後一聲巨響,世界從此安靜……

若檀香以盡,願一切安然如故的境遇,就像這個世界一樣…靜如初…夜的這裏,不悲不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