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12點後不要留在公司

 水華坐在辦公桌前拼命,不知過了許久。辦公室裏的人都走得一乾二淨,而水華卻忙碌於各個檔中間,連抬頭看看電腦上的時間都沒有。
  
  不知不覺把所有的檔處理完了,看了看時間,不禁嚇了一下,心裏鬱悶道“怎麼一下子就12點了,記得同事說過不可以12點後留在公司,還是早走為妙”
  
  水華雖有些慌張,但生活在那麼有競爭力的城市裏,只有更加的努力,才可以生存下去。便開始靜靜的收拾公文。水華是某市的一位敬業白領,平時業績也不錯,就是有點太好心,誰有沒完成的檔,都可以找水華,水華都不會拒絕的。每每水華都會加班到8-9點,但是加班到12點還真是第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公司12點也不許留人。
  
  起身整了整嚴肅的職業裝,灑脫的抓起包包就往背後甩,便往公司的通道走去。
  
  水華所在的公司並不大,但是卻在這個24層樓高的大廈中,卻也有七層。18樓-24樓都屬於水華現在所在的裝修公司,雖面積不大但生意卻異常的紅火,令很多同行都歎為觀止。
  
  水華漫步出工作室,順手轉身帶上門,鎖上。管理公司大廳鑰匙都快近乎於習慣了,因為大廈治安一直很好,所以公司也沒有請過保安,也沒有出過事,也由於每每也是水華最後一個下班,業績和人品也比較值得信賴的,所以水華也一直掌管著鑰匙。但是水華透過透明華麗的落地窗,看見裏面有一個白色的身影飄過,披著長長的黑髮,看不清面容,但不禁令水華打個冷顫。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陰風陣陣,但是水華很確定的就是那個白衣女人不是本公司的人。
  
  近乎於職責,水華推開了玻璃門,走了進去。總電閘已經被水華關上了,所以水華只有無奈的掏出她的手機。憑著手機上微弱的光,水華只能壯著膽走著,雖是個成年人了,但是怎麼說水華也是個未出閣的女孩,膽子肯定小,也由於水華出門前關好了門窗,但是陰風習習,真讓水華好些害怕。
  
  憑藉著微弱的光,水華走到了電閘下,不知道為什麼。剛剛還好好的,現在什麼都沒反應了。莫名的害怕了起來,覺得速戰速決最好,就源著那白衣少女走過的方向,也可以說是“飄”過的方向挪了挪。
  
  在微弱的光照射下,前面一片模糊,水華扯開嗓子喊道“裏面那誰,這裏是私人辦公場所,請你離開,明白沒有”等待著對方回應的水華卻一無所獲,無奈下,水華只有使出殺手?,繼續喊道“再不出來,我就報警了,你也別指望好過!”在水華那甜美也得聲線中夾帶著一絲絲顫抖。
  
  不管水華怎麼喊都一無所獲,只好拿起手機求援,卻怎想,不管怎麼撥打電話,的回應都是“您好,你所撥打的電話是空號,請查證後再撥”不管是撥密友的電話還是110全國通用電話都是一樣。
  
  夜的寧靜讓水華開始不受控制了,看著漆黑的前方,是公司的洗手間,陰風瞬起。吹的水華膽戰心驚,想逃離這個地方,卻無法動彈,手機螢幕也是一片漆黑,水華都嚇破膽了,難道自己是真的想一些所謂的鬼故事一樣遇上了髒東西了嗎?
  
  視覺變得模糊,水華也不受控制的向前走著,穩穩當當的拐進了右邊的女廁,廁所燈瞬間亮起,包括面前廳的燈,水華看著鏡子前的自己,像受傷的馴鹿般,大口喘氣,擰開水龍頭壓壓驚,看似一切都沒發生過什麼般,水華純粹以為自己發生了幻覺。
  
  迎起水龍頭那清涼的誰潑向臉上時,看到了鏡子中的自己臉上濕嗒嗒的滴落血紅色的水珠時,水華整個神經麻痹,無力的摔倒在地。
  
  “啊~~~~~”的一聲,響起在這個大廈的24樓,水華瘋狂的從地上爬起,跑出女廁所門,但瞬間女廁所門就關上了,怎麼擰都擰不開。水華用力拍打用力求救,卻無人回應。
  
  水華絕望的跌倒在地,啜泣著,伴隨著水華的啜泣聲,女廁所等頓時變成了紅色,渲染了水華的眼睛,水龍頭的水不停的流著,陰風陣陣一絲帶有無限哀涼的聲音響起“不要走啊~~~哈哈~~~都不要走~~~打擾我的人都不許走,一直陪我....”在無形的聲音中,水華已經快要昏厥。
  
  一張披頭散髮蒼白的臉上,面孔猙獰,眼珠凸起的出現在水華面前,接起上一句沒講完的話道“都留下陪我!!!”
  
  第二天。下麵這一則新聞發生於某市的裝修公司,一名名為張水華的公司白領,死於公司24樓廁所,是第二天的清潔阿姨發現的,今年22歲。據公司稱張水華一直業績優秀,卻不明為何死於24樓廁所。據目擊者稱死者雙眼凸出,神情恐懼,是被嚇死的。具體死者生前看過些什麼,還在調查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