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阿絲地獄 -3

所有人都一動不動,好似睡著了一般。他們或仰或趴,每個人姿勢不同,但面色都異常蒼白,看上去森然可怖。

  客車駕駛座上沒有人,那麼,是誰將這一車的人載到山谷中來?

  雨聲更大了些,雨幕已經連接起了天和地。那些青白的山的影子也在雨幕裏漸漸隱去,更濃的黑暗籠罩在山谷中。

  客車上忽然有人動了一下,那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他的手先是痙攣了一下,接著眼睛倏然睜開。有那麼一瞬間,他還保持凝立不動的姿勢,眼睛眨了眨,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身在何方。接著,他的頭左右動了動,眼睛很快適應了眼前的黑暗。車前大燈射出的光柱有一些餘光落在車廂裏,雖然不是很清楚,但他還是看到了那麼多昏睡的人。他的視線再投到車窗外,漫天的雨幕與曠野的味道讓他臉上現出許多驚慌來。  

  他飛快地抱住身邊一個女人,大聲叫她的名字。

  他身邊的女人依然一動不動,任他怎麼搖晃,一雙眼睛始終緊閉著。男人的叫聲裏帶上了更多的恐慌,他舍了身邊的女人,站起來,依次去搖晃車上其他的人,並且,嘴裏大聲地嘶叫。

  還是沒有人醒來。

  所有人都像死去了一般,驀然而至的閃電將他們的臉色映襯得愈發蒼白。男人驚恐得瞪大了眼睛,左右顧盼,只覺得體內有股力量已經直湧到了喉邊,他拼命壓制,但還是不能阻止自己的身體發出輕微的顫慄。

  他踉蹌著奔到車門邊,車門開了一道縫,他沒費多大勁便把車門打開,雨絲瞬間飄了進來,他又顫慄了一下,伸頭向外面看了一眼,又急急奔回到适才那女人身邊。這回他的叫聲裏已經帶上了些顫音。

  “冬兒!冬兒!”

  他的雙手緊緊抓住女人的肩膀,搖晃越來越劇烈,女人臉上終於現出了些痛苦的表情,她慢慢睜開眼,還“哎喲”輕叫了一聲。

  男人又驚又喜,將女人緊緊抱在懷裏。

  女人睜開眼,第一眼便看到了窗外濃濃的黑暗,還有落在車窗上的雨滴。

  “我們在哪里?”女人疑惑地道,隨即,她便看到了車裏昏睡的人們,她的臉上立刻露出驚恐的表情,“他們,他們都怎麼了,我們究竟在哪里?”

  男人當然不能回答她的話,而且,在女人面前,他還必須隱藏起自己的恐懼。他抱著女人,想安慰她些什麼,但他又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時,他們前座的一個女人胳膊動了一下,旋即睜開了眼。

  尖叫在車廂裏驀然響起,它像一枚利箭,在車廂裏激蕩。更多的人睜開了眼,他們臉上無一例外都露出驚恐的表情。有些人發出尖叫,有些人跳起來,在車廂裏四處察看。片刻過後,明白了處境的人們更加恐慌了,大家像一群困獸般在車廂裏左沖右突,嘴裏發出含混不清的嘶叫。

  最先醒來的那男人仍然緊緊抱著女人,他的手撫在女人脊背上,讓女人不致於像其他人那樣慌張。男人此刻雖然已經平靜下來,但他心裏依然彌漫著巨大的疑問。

  ——車子怎麼會停在這裏?

  ——車上的人都是些陌生的面孔,並不是記憶中熟悉的旅客。這些人,為什麼會出現在同一輛車上?

  當然沒有人可以給他答案,他眼前盡是慌亂的人們移動的影子,這些人顯然跟他一樣,對發生的事手足無措。他的目光越過車窗,緊盯著外面無邊的黑暗,他知道自己必須面對一種現實,而且,他還有責任帶領這一車的旅客共同應付接下來可能發生的各種危險。

  因為他是員警,從穿上員警制服那天起,他就知道了這個職業將要肩負起的責任。

  現在,他需要一些時間,來讓那些慌張的人們平靜下來,同時,自己也要好好思考一下,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秦歌對旅遊根本沒什麼興趣,現在那些景區全部商業化,有山的造廟造佛,有水的修橋建亭,雖然極力想做得古色古香,但歷史無法仿造,雕梁畫柱的現代建築成了不倫不類的小丑,你怎麼看都沒法把它和自然的風景融合到一處。就算有些受保護的古城古鎮,你不能隨意破壞,但遊人如織,身處其中簡直就像趕集,哪還有一點享受的感覺。除了景區,旅遊的過程也頗讓人頭疼,坐飛機太費錢,坐火車汽車太受罪,特別是一年兩次黃金周,滿中國的人好像都不願老實在家呆著,爭著搶著往一堆兒擠。出門旅遊,在秦歌的印象裏,跟花錢找罪受是一個概念。如果照他的意願,有時間他寧願在家上網,也不願往外面跑。

  但這回的事情好像不由他作主,當他把請柬送到同事朋友們手中時,親熱些的哥們拍著他的肩膀,差不多都要問一句:“打算到哪兒度蜜月去?”

  誰規定結婚就得外出度蜜月,老老實實在家呆著比什麼都好。秦歌心裏這樣想,但還不能說出來,因為他知道女朋友冬兒特別想出去,結回婚不容易,有這樣一個名正言順的旅遊機會,她肯定不想錯過。

  如果冬兒堅持,秦歌除了跟著她出去轉悠一回,還能有什麼別的選擇?

  他的女朋友,那個即將成為他老婆的女孩,他現在甚至都回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和她開始戀愛的。第一次見到她,是跟朋友去辦一件什麼事,因為要等差不多兩個小時,朋友便提議出去轉轉。他們轉到一家商場時,朋友跟一個女孩打招呼,還給他們做了介紹。那回秦歌壓根就沒記住那女孩的名字,也沒想過自己跟這女孩之間會有什麼關係。

  世上的事就是這麼難以預料,記不清是哪個時候在哪個地點,秦歌又碰到了那個女孩。好像是等車,也許在餐廳,這樣的情節就藏在我們的記憶裏,但因為歲月久遠,更多紛繁瑣碎的記憶不斷增加進來,倒讓你無法讓那樣的情節具像化。那一次,秦歌和女孩打了招呼,還互相留了聯繫方式。女孩留給他的小紙片上有一串特別的號碼,秦歌回去問了同事,才知道那是網上的QQ號。  

  秦歌上網就從和女孩聊天開始。

  那女孩在網上的名字叫冬兒,後來直到她成了秦歌的女朋友,嫁給秦歌成了他的老婆,秦歌還一直這樣稱呼她。

  現在,有些時候秦歌跟冬兒回憶往事,他們都在試圖想起究竟是哪一天,倆人確定了戀愛的關係。太多的回憶堆積在一起,他們只記得曾有過一段瘋狂聊天的日子,後來倆人開始在現實裏頻繁接觸,都是些朋友們的飯局秦歌帶上冬兒。那會兒就有朋友開秦歌和冬兒的玩笑,但每次秦歌都在背後一板正經地說:“你們別想歪了,我跟那小姑娘純潔得像兩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再往後,也不知過了多久,朋友再次拿他倆說事時,秦歌默不作聲半天才冒一句:“我瞅這小姑娘挺不錯的。”

  戀受大概就是那會兒發生的事,但秦歌和冬兒還是不能想起究竟是誰最先表達了這種意願。那已經是無關緊要的事了,他們在這年夏天即將步入婚姻的殿堂,穿上婚紗的冬兒就要成為秦歌的新娘。原來並不是所有的愛情都像電影裏那麼轟轟烈烈,甚至浪漫在愛情裏都是可有可無的因素,只要兩個人彼此相愛,在內心深處,將對方當做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那麼,這樣的愛情一定可以天長地久。

  結婚是件忙忙碌碌的事,買房子裝潢添置家俱,每一樣都馬虎不得。整整一個春天,秦歌和冬兒都撲在新房子上,把自己折騰得疲憊不堪。但因為有對未來美好的憧憬,所以就算再疲憊臉上也掛著笑容。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在這城市裏,就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了,他們將在這裏幸福地生活,那將是件多麼愜意的事,為了那一天,就算再累上十分,他們也心甘情願。

  轉眼間就到了這年的夏天,婚禮之前,他們最後一次去商場裏購物,準備買些衣服和家裏的裝飾品。這天倆人專門請了假,可以有一整天的時間在商場裏轉悠。冬兒性格隨和,不僅沒有一般城市女孩的刁蠻,而且,身上有種不隨年齡消失的童稚。秦歌喜歡看她笑起來的樣子,不帶一點城府,像個未長大的孩子。她就算在商場裏,也要緊緊抱住秦歌的胳膊,好像鬆開手,便會迷路一般。

  秦歌在購物時不時轉頭盯著女孩看,冬兒立刻就能感覺到,她會嗔怪地轉過頭來,沖他瞪眼,但眉宇間滿是笑意。她已經是個被幸福包裹的人了,秦歌那種帶著欣賞的注視讓她心裏暖暖的,她能感覺到目光裏的滿足與愜意,這讓她不由自主就要感動。也許,她不能替自己的愛情找到風花雪月的浪漫回憶,但平淡才是最真實的生活,只要在平淡中,他們的愛情會像酒,愈釀愈醇,愈久愈香。

  這天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買了多少東西,四只手拎著大包小包,就好像拎著沉甸甸的生活。他們最後去的一家商場新開業不久,正在搞促銷活動,購物還可以兌獎。秦歌跟冬兒在這家商場裏買了幾件飾物,東西不大卻價格昂貴。

  下到樓底大廳裏,秦歌的手機忽然響,他便把手裏的紙袋全放到冬兒的腳邊,自己到一邊去聽電話。那邊的冬兒手裏捏著幾張兌獎卷,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兌獎臺前。兌獎臺邊上,還有一大塊展板,上面花花綠綠貼了好多圖片。因為隔著一段距離,冬兒看不太清楚,但瞅著不像是什麼產品的宣傳,那些圖片倒像是有山有水的風景。

  秦歌接完電話回來,倆人到兌獎臺前,秦歌把兌獎券遞給面帶微笑的工作人員,冬兒下意識地走到展板跟前,看清了展板上的內容是推介一處旅遊景區的,那景區在四川境內,具體位置冬兒瞄了一眼也沒太注意。展板上的圖片拍得美極了,冬兒盯著那些圖片看,有些出神。

  這時她還沒有想到一家商場的前廳裏怎麼會有這樣一塊展板。

  秦歌很快從兌獎處過來,冬兒根本就沒問兌獎的情況,長這麼大,她連安慰獎都沒中過一個。秦歌也根本沒把兌獎當回事,他跟冬兒出門的時候只略微表現出了一點疑惑。

  “商場兌獎見得多了,都是現場開獎,還沒見過這樣兌個獎還要登記個人資料的。”他不在意地笑笑,“據說現在有些網站,都把在網站登記的個人用戶資料拿出去賣,一賣多少家,能賺不少錢。”

  “那你剛才也填資料了?”

  “咱那資料不值什麼錢,主要是因為咱兜裏沒錢。他要想跟咱們推銷什麼東西,成,試用沒問題,就是不買,到時候保管讓他們大跌眼鏡。”

  冬兒嘻嘻笑著,就把話題給岔了過去。

  兌獎的事秦歌和冬兒出了商場的門就忘了,為了籌備馬上到來的婚禮,他們還有好多事要忙。三天之後,秦歌和冬兒正在新房裏忙活,忽然接到一個電話,電話裏是一個女人甜得跟棉花糖似的聲音。那聲音在確定了秦歌的身份後,用異常誇張的語調恭喜他獲得了大獎。

  秦歌半天沒反應過來,後來立刻便喜笑顏開。就這點工夫,他想到了家裏電器還沒有買,獎品最好是彩電冰箱空調,就算再不濟,灶具抽油煙機消毒櫃這也是用得著的東西。

  電話裏的女人讓他在近期帶著身份證到商場裏領獎,秦歌樂呵呵地連說了三聲“謝謝”,掛上電話立馬就把好消息告訴了冬兒。冬兒也立刻興奮起來。

  “那咱們的獎品是什麼?”她問。
返回列表